鹿不弥

回笼早觉艺术家,一个写东西的。
❤FLAG FOUR❤

【洋灵】瞬

私设:22岁的创业洋x15岁离家出走超

OOC都是我的,幸福永远是他们的

这篇文章为了庆祝 @Hana天蓝 昨天按时交作业的小礼物

今天也是XXJ文笔,感谢你们来看我~

今天也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

——————————————————————————————

“你以为我跟了你快两年,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木子洋!”

 

木子洋躺在沙发里闭目养神,却浮现许多年前,灵超对他说这句话的模样,一晃就过去了好久,现在陪着自己的,只有他留下的这本《很高兴遇见你》。

 

灵超决定离开的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是一个适合放风筝的日子,他伸出手想要触摸这太阳,却怎么也碰不到,只是阳光刺眼的他泪流满面,木子洋去出差了,出差的这一周里,足够他搬家,然后离开这里。他留下了一本书,放在了客厅最最显眼的位置,他希望那人回来的时候,一眼就可以看到。

陆定昊来接他的时候,惊讶他居然只有区区一个行李箱的东西。灵超看了看行李箱,又环视了一圈房间

“不是我的东西少,这个地方本来就是我的全部了”

陆定昊不明白,明明是互相喜欢着的,偏偏选择的了分别。

“舍不得的话,就等他回来告诉他吧”

灵超没说话,拖起行李箱就往外走,在玄关处留下了一把钥匙,轻轻的带上门。和陆定昊一起上了董又霖的车。一路上董又霖好几次想说些什么,却被陆定昊的眼神阻止。

到了目的地,灵超给了一个陆定昊一个大大的拥抱,陆定昊嘴上嫌弃着,却也是舍不得松开他。老母亲般的叮嘱灵超到那边了要回电话,一个人也要好好地照顾自己。恋恋不舍的目送灵超离开。董又霖牵着陆定昊往停车场走去,一路上陆定昊都沉默寡言,董又霖突然停了下来,陆定昊一头撞入了坚实的怀抱。

“小芙,你不许学灵超偷偷跑掉,我有时候反应慢,你就告诉我,错了我就改”

“好你个jeffrey也敢对我提要求了!我怎么可能偷偷跑掉啦!”

两人打打闹闹的,真好。陆定昊这样想。

 

木子洋回到家中,看到玄关处的钥匙他就懂了,灵超还是选择了离开。他也在想,为什么面对灵超的时候更多的是抱怨,是争吵,把所有的坏情绪都一并给了灵超。卜凡常常和他说对待喜欢的人要和颜悦色的,别一味给人甩脸色,不然这会伤了最爱的人,显然木子洋没听进去。掏出手机想要给灵超打电话,准备哄回来的,却在打开衣柜的时候愣住了,本来属于灵超的半个柜子是空的。电话那头也传来了一阵忙音。

心烦意乱的木子洋用力的关上柜子门,颤抖的手拨通岳明辉的电话,灵超最信任的人,除了他就是岳明辉了。可岳明辉赌气似的一个电话没接,无奈只得打给卜凡,刚刚接通,木子洋就听到电话里远远传来岳明辉的声音

“你要是敢接木子洋电话,我俩就完了卜凡!!”

卜凡匆匆撂下一句“你就别找了”就挂了电话。窗外传来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就像那一年他们初见的时候。

 

木子洋捡到灵超的那天,是一个入秋后的雨夜。那会儿木子洋还是个为了创业到处奔波的应届毕业生。

那场雨来的突然,行人们都加快了打车的速度,木子洋在路边等待了十多分钟后,选择潇洒一把在雨中奔跑,就当是发泄一下创业过程中的焦虑也好。这一潇洒就撞上了一个瘦弱的身体。被撞到的小孩也不说话,就睁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木子洋。木子洋一边道歉一边忙着扶起这个小孩,发现他在发抖,柔声安慰他别害怕,小孩摇摇头,有气无力的声音传了过来

“哥哥,我饿。”

木子洋像着了道一样,把这个小孩带回了卜凡和岳明辉的家中。

岳明辉看到这个小孩可喜欢的不得了,白白嫩嫩像天使的小孩你说换你你喜不喜欢?卜凡麻溜的给木子洋扔来一条干毛巾,岳明辉则带着小孩去洗澡了。

洗干净的灵超显得更加苍白,怯生生的躲在岳明辉背后,一双好看的眼睛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围。

众人都上了桌子准备开饭,小孩显得很拘谨,时不时的偷瞄桌上的三个男人,木子洋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揉了揉小孩的头发,开始介绍

“我叫木子洋,今年刚大学毕业,你可以叫我洋哥,这个看起来温温柔柔的是岳明辉,在座的就属他年纪最大,叫他岳岳也可以;那个一脸凶相的叫卜凡,是我的学弟,你别看他长得凶,其实就是个二哈,就叫他哈士奇就行。”

“凭什么说我们岳岳老啊,哪里老了!还有咋到我这里就是哈士奇了呢,小弟我跟你讲,叫凡哥,凡哥以后罩你!”

“哎哟,得了,小心吓着人小孩,多大的人了还那么幼稚呢”

        .......

听到“噗嗤”一声,木子洋看到小孩上扬的嘴角,心情也好了起来

“那你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和家里走丢了,明天哥哥们送你回家”

听到送他回家几个字,小孩明显抖了抖,缓了好久才开口说话

“我叫灵超,我父母去世了,家里人为了争夺父母亲的遗产假装对我好,我好不容易跑了出来,我不想回去”

也不知道木子洋哪根筋搭错了,他把灵超带回了自己的出租屋里。可出租屋里只有一个房间,木子洋有些为难,经过深思熟虑,刚想开口,灵超先说话了

“可以和哥哥一起睡吗”

木子洋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了。也许是今天经历了太多,木子洋和灵超两人都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木子洋仿佛像做梦一样,身边就这样躺了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人,还在熟睡的灵超轻轻的拉着木子洋的手,他很怕一个人吧,看着他瘦小的身体,木子洋没由来的心疼,励志好好工作,把孩子喂大。收拾干净准备继续一天新的忙碌,临出门前,灵超醒了,揉着眼睛走到客厅里,上身穿着一件木子洋的白色T恤一直长到膝盖上,衣服下面就是两条细白的腿,木子洋告诫自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脑内不能太多黄色废料。木子洋留下一些零钱和一个地址告诉灵超,饿了就去找岳明辉,准吃好喝好。灵超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木子洋和灵超总去岳明辉和卜凡的家里蹭饭,但是灵超从来没有在岳明辉家里留宿过,可这次木子洋要出差,不放心灵超一个人在家,就吧灵超送到岳明辉的家里去了。卜凡就顺理成章的睡到了客房,半夜灵超睡不着,岳明辉就陪着他聊天,灵超问岳明辉,什么是喜欢?

“喜欢就是你想把那些最纯真的,无处释放的喜欢统统交给那个人。”

“岳岳妈妈,我可以告诉洋哥我喜欢他吗”

“超,你还小,咱们在等等”

岳明辉替灵超捏好被角,嘱咐他早点睡。

少年人的心事总是藏不住,喜欢一个人不要被动,喜欢就追,不行就跑,没有什么的大不了的。

 

最后灵超还是怂了,这天是灵超16岁的生日,他不小心听到了三个哥哥的对话,卜凡和岳明辉劝他把灵超送回去,他们三人因为工作慢慢有了起步,渐渐照顾不了灵超,又不放心灵超自己一个人。灵超不敢听木子洋做决定,离开了书房外,一个人窝在阳台,灵超甚至觉得自己是累赘,从前是,现在也是,只不过现在没有了离开的勇气,因为他舍不得。

木子洋没有同意这个提议,,甚至冲卜岳二人发了好大一通火,那天没吃饭,气冲冲的拉着灵超往家走。可也没忘记要给灵超过生日,到蛋糕店里给灵超买了一个小蛋糕庆生。

回到家里,木子洋点上蜡烛,关掉家里所有的灯,让灵超许愿,他们面对面坐着,火光包裹着灵超的脸,木子洋看的入了神,蜡烛上的火光雀跃的跳动着,就像木子洋的心。

 

你就是我心脏跳动的力量啊。

 

16岁的这一年,是灵超过的最愉快的一年,这一年木子洋公司渐渐有了起色,换了更大的房子,搬家这天,木子洋还是耍赖用糖来换取灵超的劳动力,要不就是把人圈在怀里加以威胁着,偶尔也想赖在这个怀里不走。

 

即使是搬到了新家,他们还是睡在一个房间,木子洋的衣柜总有一半属于灵超的位置,木子洋就算再忙也总会回家吃饭,灵超在卜凡的教育下,终于学会了西红柿炒鸡蛋和红烧肉,即便是天天吃,木子洋也是心甘情愿的。

每天有人在家等着自己的感觉真好。

 

真正让灵超决定离开的争吵是在灵超的17岁生日后的没几天,那时候木子洋已经不大回家吃饭了,即使回来也是醉醺醺的带着女生的香水味,灵超不痛快,抱怨木子洋总是去应酬,陪着他的时间越发少了

“不工作哪里有钱供着你!难道还要指望老岳他们吗!”

说完木子洋摔门离开了家,灵超等到深夜,木子洋没回来,他就独自一人从家里走到岳明辉家里,一月份的北京还是那么冷,到了岳明辉家里,嘴巴已经冻紫,整个人不自觉的在发抖。卜凡气不过想要去找木子洋,可灵超只是拉住卜凡摇摇头。

在岳明辉家住了两天以后,灵超回到了他和木子洋的住所,摆设还和他离开前一样,只是少了木子洋出差用的行李箱。收拾干净,灵超拨通了陆定昊的电话。

 

陆定昊的父亲是处理灵超父母事务的律师,意外地谈得来,呆在木子洋身边的这几年里,也与他保持着联系。灵超想开了,他不愿成为他的累赘。

 

灵超离开的五年里,木子洋过的并不好,好几次醉倒在酒吧还是卜凡岳明辉去捡的人,每天也只会拼命的去工作,仿佛灵超走后他只剩下了工作。

 

五年过去了,木子洋也成为了公司高层,卜凡也加入了团队出一份力,三个人默契的闭口不谈关于灵超,灵超就像坠入凡尘的仙子,恰巧让他们遇到了一样。

 

木子洋病的突然,就这样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医生建议住院观察。木子洋一个人在医院里,安静的有些令人不舒服,他突然想到了灵超,要是自己那晚上没有对他说那些多好,这回他还可以陪着自己,还会给自己做西红柿炒鸡蛋,还有红烧肉。

 

岳明辉自作主张的给灵超以前的号码发了一条信息,他不抱希望的认为灵超会收到,但是他想赌一把,虽然这些年他还是会埋怨木子洋,但是他更相信他的眼睛,互相喜欢的人,眼睛是藏不住对对方的爱意的。

 

灵超收到岳明辉的消息的时候忍不住哭了出来,这个人啊,让我这么喜欢却又让我这么难过,这五年来,灵超一直在等,等他的一个消息,只要他一句话,他就会马上回去。可是他没等到木子洋的消息,等到的是岳明辉告诉他木子洋住院的消息。消息很短,只告诉了他木子洋住院了,在哪个医院,哪个病房。

 

赶到医院的灵超,站在病房门口迟迟没有进去,他不敢,他不敢想象现在的木子洋会是什么样的,他害怕木子洋不想见他,但还是扭开了门。看到了穿着病号服站在窗边的木子洋。那个背影好像几年前,他第一次在雨中牵着他回家的时候,不曾改变。

 

木子洋听到门口有声音,转身就看到了灵超,只觉得鼻子有些酸涩,脚上好像生了根,动弹不得,本来只到自己胸口的小孩已经长得要和自己一般高了。

 

“木子洋,17岁的灵超在你身边只能是拖累,那么,22的岁灵超可以在你身边陪着你一起抗住一切了吗”

木子洋的视线被眼泪模糊了,他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哭的稀里哗啦的,他一把把灵超拉入自己怀里。

想把这些日子的难受和委屈都说给你听,想把这些日子的麻木和漠然都说给你听,想把这些日子的爱恋和悔恨都告诉你听,但是我现在见到你了,就什么都不想说了,有你在我的身边,难受和委屈都值得,麻木和漠然都变得不那么重要,爱恋和悔恨就在未来的日子里让我慢慢付诸行动。

窗外的阳光很好,透过窗子洒在两人身上,天光撒满头,也算共白首了吧。

 总之,你回来了就很好。

 

“我同你一起走一段路”木子洋说

“干什么?”灵超有些诧异

“因为高兴同你在一起”

 

五年的时间一瞬就过去了。曾经我缺席过的那五年,就让以后的更多五年来弥补你。

再悄悄的告诉你,我是真的对你一见钟情的。

评论(7)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