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m

我每天都搞不懂老福特电脑排版和手机排版到底怎么肥四!
电脑明明排版好了,可是手机上看就很一言难尽
哭了T﹏T

【卜岳】独白 SING ALONE

今天是岳明辉的生日。

木子洋和灵超一大早就拎着大包小包的菜和一个蛋糕来了,木子洋一进门就叮嘱岳明辉“老岳我跟你说,你可千万别冰箱里只有冰啤酒,做点饭菜吃不是,你现在都比超还瘦了怎么回事!”

灵超把木子洋往厨房推去“去去去。别一天天花里胡哨的!”

李·大模·洋独自在厨房叮叮当当一通忙活,灵超岳明辉坐在地毯上逗弄一灰一白两只小兔子。

灵超抱起小白“这小白最近又重了,个头都比小灰大了一圈” 

岳明辉抱起小灰兔,“儿子哟,爸爸颠颠你,不错不错,是重了些了”

在超鹅怀里的小白兔也不安分,蹬着小短腿挣脱灵超怀抱,一蹦一跳的跑到岳明辉身边想要往上爬,想去到小灰兔身边,岳明辉顺了顺小灰的毛就让小灰小白自个玩去了。

小灰一落地小白就凑过去,灵超递去一根胡萝卜,小白把胡萝卜拱到小灰面前,小灰蹭蹭小白,愉快的啃起了胡萝卜。

不管是人还是动物,身边总得是有人陪着才行的。灵超无数次想要和岳明辉这样说,只是他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

 

不愧是结了婚的人,木子洋的厨艺在灵超的挑剔下,终于有像大厨发展的倾向,既有品相,又有味道。

“老岳,不如你搬去跟我和超儿一起住吧,我们互相有个照应” 

木子洋一开口,本来轻松的氛围,瞬间有些凝固,灵超清咳一声打破尴尬,顺着木子洋的话接茬

“是了,岳叔,你去跟我们一起,洋哥欺负我你就保护我” 

岳明辉笑了笑“瞧你说的,木子洋哪里敢欺负你,我住这住惯了,就打扰你们小两口了” 

说完就起身,独自开始收拾碗筷,灵超还想说些什么,木子洋制止住了。

临走时,灵超提议把兔子留给岳明辉,岳明辉摇摇头,笑着推脱了

“我怕哪天就忘记喂了,带回去吧”

 

灵超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在回家的路上,灵超眉头就没有松过,木子洋趁,摸摸灵超的头发安慰道“老岳心思重,他过不去咱们不能逼他,咱们是不是多去看看他,好吗?”

灵超点点头,眼中还是满满的担忧。

 

送走洋灵,岳明辉回到书房,拿出信纸,提笔开始写信

To:卜凡

  卜先生,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你说过话了,所以我准备给你写一封信。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要说给你听。

  今天是我的生日,子洋和灵超一大早就来了,还带来了一个寿桃蛋糕,我恍惚好像回到了以前一起住那会。只是今年,少了手忙脚乱,满头大汗的你。他俩结婚后洋洋学会了做饭,别说,那味道还真是不错,只是和你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些。兄弟们也会偶尔来找我喝喝酒,聊聊天,组团旅游总是没少叫我,一直到现在,也有了不少纪念品,还有好多照片,你一直很喜欢游戏,懒得出门,这些照片,我一并连着信送去给你。

  我前段时出了一趟远门,把小灰托付给了超儿,木子洋怕小灰去到新环境怕生,还买了一只小白作伴,他们把小灰照顾的很好,我也就放心了。诶,对,说到之前出远门,我回到我们之前住的出租屋,原来那间房还被留着,一切都还是最初的样子,房东还记得我,他问了我一个问题,我到现在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他问我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回来,我可不能告诉他我们是吵架了我赌气回来这的,这可是说谎。有文化有背景的老岳可不会说谎。我的卜先生连对我大声说话都不会,又怎么会和我吵架,还让我一个人跑回来呢。

  楼底下的早餐铺和小卖部都还在呢,我还记得以前上班那时,咱们四人,吃着饼,骑着小黄车的日子。那会不比现在有钱,却是满足的。哎哟,突然就这样和你矫情了起来,咱们不提这么伤感的话题了。早餐店附近又养了好多小鸡崽,要是超儿跟着一起回来,你说他还会不会去吓鸡?后来我又去到了青岛,我记得那会出差到那边,你偏要带着我骑着小电车去看你的生活的地方,却又忘记带门禁卡,还差点和保安大哥吵起来,吵吵闹闹,却是这样富有生气。路途好长,这样说的太生硬,不如等我去找你,然后在慢慢和你说。其实也是私心,我不过是想看到你听我说话时亮晶晶的眼眸,那双眼睛里永远有我。

  今天超儿和子洋劝我去和他们一起住,我知道他们怕我一个缺这少那的,怕我不好好吃饭,我今天都30多了,会照顾自己的,不过有个坏毛病还是没改掉,我又咬手指了,我得先提前告诉你,免得到时候你又会眉头紧皱,我不喜欢,哪怕说我两句都好,只一点,别皱眉了。

  哎呀卜先生,不知不觉,已经写了那么长了,今天思绪很清晰,写的很愉快,希望你看的时候也很愉快,不怕告诉你,好久没有写信,生疏了很多,可浪费了不少信纸呢。

  你好好的在那边生活,不用担心我,我身边有兄弟们,子洋和超儿也总来看我。反倒是你,你在那边好不好呀?我很担心你,前段时间我已经打理好了一切,等我收拾收拾,就去找你,你可别怨我不告诉你,我也是想给你惊喜的。

  说不定啊,我比这信先到你的身边呢。

  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啊,今天就先说到这吧,剩下的好多事情,我都想亲口告诉你呢。晚安卜先生

  落款就写卜凡的合法丈夫岳明辉吧。

                                                              爱你的岳明辉

 

灵超和木子洋是被两只兔子吵醒的,迷迷糊糊的二人跑到小书房,就发现小灰发狂似得撞着笼子,铁笼子已经微微走了弯曲,可想而知小灰兔用了多大劲,旁边小白兔一直拱着小灰兔,小白是在心疼吧。灵超鼻子一酸,心疼的打开笼子,小灰飞快的冲出笼子往门口跑去,在大门口嗅来嗅去,试图寻找出口。灵超看到这场景突然慌了起来,心扑通扑通的加速跳着。灵超抓住木子洋的手

“洋哥我们快去岳叔家里,快!”

二人匆忙换好衣服,把两只小兔子装进笼子里,驱车赶往岳明辉家中。

灵超开门的手都是抖的,几次连钥匙都插不进去,一旁木子洋一手提着兔子笼一边握住灵超的手才把门打开。

 

里面的摆设和昨天他们离开之前无异,每一个角落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就好像没人住一样。灵超总觉得心慌,他轻声叫着岳明辉的名字,没有人应答。走到了岳明辉房间门口,轻轻敲门,也没有人应答,灵超拉开门,看到被子隆起一个形状才稍微放心一些,木子洋打开笼子抱出小灰兔给灵超,灵超抱着小灰走近床边

“岳叔,小灰可能是想你了,一直撞着笼子,我和洋哥就带它回来了,岳叔…岳叔...”

灵超碰了碰岳明辉,岳明辉一动没动,灵超红了眼眶,说话都哽咽了

“岳叔…咱们不能这样,你大方向…大方向不对啊...”

木子洋灵超圈进怀里“超,老岳他只是去找凡子了,他有好多话想说给他听呢”

 

岳明辉去的安详,他换上了本来应该在几年前穿上的礼服,把卜凡的也拿了出来,铺在床的另一侧,他躺上去,挽住礼服的一边袖子,笑的满足。

“卜凡,岳明辉,我宣布你们正式成为合法伴侣。”

 

后来,木子洋和灵超搬进了岳明辉的房子里,岳明辉把一切都托付给了他们俩。

小灰兔也在岳明辉走后没多久也走了,没有了小灰的小白也跟着小灰一同去找岳明辉去了。

再后来,灵超从原来岳明辉的床底下翻出了一个带锁的小盒子,木子洋同他一起撬开锁,里面有卜凡的一封信。

 

To岳明辉

  岳明辉先生,今天可能是我们结婚的第一天,你一定会哭的稀里哗啦。不过不要紧,你可以害羞的躲到我的怀里来

  我还买了只小灰兔,你知道吗?那么多兔子里我一眼相中了它,越看越可爱,越看越像你,我不在家的日子里,有它陪你,你也不会那么孤单。说真的,要不是想让咱们以后日子更好,我现在真想每天都粘着你,我怀念年少时面对面画画的日子,我能好好的看着你。

  你别觉得我肉麻,好多事情我当你的面说不出口,等我不那么怂了我就把这些话亲口告诉你,拿个喇叭昭告天下才好。

  还要和你承认一个错误,我没办法上交工资卡的原因是我偷偷买了婚房,定制了礼服,还定制了戒指,可能在你眼里觉得游戏比你重要,那才不是呢,没有什么事能够和你比,你就等着和我结婚吧,对了对了,差点忘记了,房子名字写的是你的,要是我以后变混蛋了,你就把我扫地出门!

  岳明辉,我爱你呀!!

                                                                      你的丈夫卜凡

 

灵超读着信,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双手紧紧的环住木子洋,抽抽噎噎的说

“洋哥,我们有什么话,都告诉彼此好不好”

木子洋亲亲灵超头顶

“好,你说什么我都好好听,到七老八十,也听你说,什么话也都同你讲”

—————————————————————————————

今日xxj文笔,突然就想写了,写着写着自己也跟着心酸起来QWQ

感谢来看我的你呀~笔芯~

今天就厚着脸皮的拜托大家留个小红心,点点小蓝手呀~

 

 

【卜岳】过敏2

私设  ①设定重组家庭兄弟
       ②你洋哥和你一同品鉴绝品狗粮
       ③你是我无聊人生中的那点星光
————————正文——————————

03.
山河远阔,人间烟火,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接到木子洋的电话,卜凡风风火火的赶到木子洋租的房子,看到门口被丢弃的花束,卜凡的眉头紧锁

“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你住在这里还是和老岳一起!”
“你这个卜凡凡很一般啊!我不和你说你怎么找的这!”
“不就是没告诉你是和老岳一起吗!”

      ......

卜凡没再去理会木子洋,他走到沙发边蹲下,拨了拨岳明辉额前被汗湿的碎发,起身去了房间,从房间里那出一块薄毯盖在岳明辉身上,再去打了一盆温水来给岳明辉擦拭干湿的额头,这期间和木子洋没说过一句话

“师兄,家里有没有急救箱”

木子洋拿了急救箱给卜凡后,随意的靠在门框上看着卜凡给岳明辉处理伤口。
卜凡小心翼翼的拿着小镊子给岳明辉处理着手掌里的细碎玻璃渣,好似捧着珍宝,额头冒出的豆大汗珠也只是用手背随意的擦掉,夕阳的余晖透过窗子笼罩在两个的身上

木子洋看的晃了神
好像许多年前,他的小朋友初学自行车时,摔破了膝盖,疼的直哭,木子洋拿出糖哄着,仔仔细细的清理伤口,上药。背着小孩,迎着夕阳向家的方向走去。从前的他们心中只有爱,越长大才知道到,爱是这世上最无用的东西。
那个时候只要拿着糖就能哄好的小孩,如今也快成年了吧,不知道离开他的这些日子里是不是还是那么爱吃糖。
只是再好的时光,都已经回不去了
都说心想事成,我我一直想要与你见面,却始终不能再见到你,看来我的心还不够诚恳啊,我的小弟。

深爱是胸口有雷霆万钧
唇齿之间只有云淡风轻

处理好伤口的卜凡轻轻的岳明辉抱了起来,每一步都走的格外仔细,生怕惊醒了怀中之人。把岳明辉安置好,卜凡退出了房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走到客厅稍作休息,木子洋递来一杯水和一件衣服

“换上吧,上个药还那么紧张”
“师兄你不懂,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了,他心里的那道坎,始终过不去”
“我是不懂,不过有件事我懂了,以后那些花可就麻烦你了”
“木子洋我欠你哒!”
“那可不是为了我,是为了老岳”

卜凡脱掉了身上的衣服甩给木子洋,快速换上干净衣服准备回岳明辉房间守着,木子洋突然叫住了他

“凡子,我挺纳闷,你怎么知道的老岳房间在哪”
“他的习惯,喜好,我都知道”

说完卜凡进了房间,瘫在沙发上的木子洋掏出手机打开加密相册,那是一张被偷拍的照片,照片里的少年捧着他的脸蛋,重重落下一吻,像是心房的锁,‘咔嗒‘一声锁上,钥匙扔到崇山峻岭间,再也无法寻回。
我的心就这样与你捆绑在了一起,谁也无法进来,我也无法离开。

卜凡蹑手蹑脚的拿了个小马扎坐在床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岳明辉。
他回忆起第一次岳明辉失控的样子,像是失控的兔子,疯狂的伤害自己寻求解决方法
想想都令卜凡觉得害怕,看着睡的还算安稳的岳明辉,卜凡的困意也涌了上来,避开岳明辉的伤口,手搭在岳明辉的手臂上,倚着床边睡了过去。

04.
你就这样蹦蹦跳跳一路撒着小星星地跑进我心里了

不知睡了多久,窗外的天已经擦黑。岳明辉觉得手臂有些酥麻,想抬却抬不起来,偏过头来看到一个大型挂件枕着自己的手臂,岳明辉翻身侧躺,尽量不动不吵醒熟睡的人,手指轻轻摩挲着卜凡的眉眼,他有多久没有这样仔细看过他了呢,岳明辉轻笑了一声,他显然十分享受这个时候。

突然手腕被人擒住,被压住的手臂一下没有了压迫感,岳明辉感到一股热气靠近脸颊,暖暖的,不由得想让人靠近。

卜凡就这样亲上了岳明辉,岳明辉没有推开,擒着的手腕,慢慢变成了十指相扣。

黑漆漆的房间里,他们肆意亲吻着,四目相对,陷入对方的眼眸。

岳明辉有些贪恋这个吻,卜凡不满足于现状想要更深入的索取
这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老岳,凡子,你俩是不是醒了!我快饿死了!”

卜凡皱着眉头,一脸“我欠你哒”的表情,不情不愿的打开了房门一个角

“一天天55667788的,嚷嚷啥呢,饿了做饭吃呗”
“你洋哥要是会能饿着自己吗!你大方向不对啊小凡凡!”

门外的灯光随着打开的门的一角缝溜进了岳明辉的房间,在卜凡准备粗暴的关门赶人的时候,木子洋清楚的看到了,被光线照的显眼的岳明辉冒红的耳朵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会玩。你大洋哥这样想。

木子洋就安逸坐在沙发上,磕着瓜子,看着电视,惬意极了,勤劳的卜凡为了他岳岳在厨房忙碌着,岳明辉是想帮忙,可卜凡哪里愿意啊

“凡子,哥哥给你打打下手吧”
“哎哟,不用,你赶紧坐着去!小心手,小心手啊!”

            .......

就这样一来二去,岳明辉终于不在厨房里和卜凡挤着了,而是倚着门框,看着卜凡。脸上的笑容就没下来过,岳明辉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发自内心这样笑过了。卜凡回头拿食材时看到岳明辉的笑容,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

我寻了半生的春天,你一笑便是了。

在你大洋哥快饿晕过去的时候,卜凡终于把最后一道菜出锅端上了餐桌。
而饿的不行的木子洋在吃饱喝足后发誓再也不和这俩人一桌子吃饭了,这吃的哪里是饭,这明明吃的是绝品狗粮啊!

因着岳明辉手受伤了不方便,其实呢,说不方便也还是比较方便的,常用的右手还是能用勺子吃饭,可卜凡不答应呀,哥哥受伤了,自己当然得好好的照顾,于是乎,卜凡就和岳明辉用着一副碗筷,草草的给自己塞了口菜后,卜凡又仔仔细细的给老岳舀上那么一口,轻轻吹两下才送入岳明辉口中。最可气的是什么,饭桌上有道菜堪称木子洋的天敌——螃蟹。从前岳明辉手没有受伤时,卜凡总是把蟹肉一点一点剥好放进岳明辉碗中,再给木子洋敷衍了事,最后自己再慢慢嘬蟹黄,如今岳明辉受了伤,木子洋就像被打入冷宫的后妃,独自和螃蟹作斗争。

吃饱喝足的三人一起在客厅看着电影,好似下午的事情没有发生过,热热闹闹的讨论着影片内容,卜凡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岳明辉分享同一瓶饮料,木子洋还是和往常一样和卜凡突然rap,岳明辉还是依旧和两个人讲道理。

那个时候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样安逸美好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

今天也是xxj文笔呢
谢谢你那么好看还来看我~

不要拐着弯的说爱了呀
叫住他  然后用力大喊
“我喜欢你呀——”
想必被叫住的人一定会惊讶的转过身张开双等着说喜欢他的人飞扑进胸膛吧

【卜岳】勇气

岳明辉害怕了,他害怕回不到卜凡身边,他自以为的去维护了他所谓的“幸福”,实际上他只是把幸福推得更远。他不喜欢疏远他的卜凡,他不喜欢真正把他当哥哥的卜凡,岳明辉在这个时候才知道勇气多重要啊,当初他为什么要拒绝卜凡呢

“哥哥,我的勇气和你的勇气加起来,对付这个世界够了吧”
“这是我给不起的,凡子”

岳明辉记得那时候卜凡的眼神,卜凡没有大悲大喜,没在他面前流露任何情绪,他就像被抽掉了灵魂的木偶一样站在岳明辉的面前
卜凡突然笑了
这一笑让岳明辉心开始慌了,想说些什么却觉得什么都是错的
卜凡转身的那瞬间,岳明辉想要冲过去抱住他,可身体僵硬根本动弹不得
岳明辉终于明白,自己狗屁的成熟稳重懂事,从来都不是给自己最爱的人的,自己总是去伤害他,去对别人好。

现在的岳明辉才知道,他想要的,从来只是去爱他,和他在一起很久很久

决定放弃的人,一定在寒风里站了很久。

——————————————————————
在憋不出文的日子里
发个段子2333
Xxj文笔

感谢你来看我呀~

【洋灵】云

木子洋辗转反侧睡不着,又拿起了放在枕边的手机,打开带锁的相册,里面只有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小孩捻着鲜花,笑的灿烂,像极了天使
这是木子洋第一次给别人拍照,小孩觉得照片不好看,不是木子洋技术不好,而是怪自己不好看
可木子洋觉得呀,他的小朋友灵超,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孩

木子洋去上大学了,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恍惚间,灵超已经长得和他差不多高了
第一个假期回家时,木子洋在火车站涌动的人流中一眼就看到了灵超
灵超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左顾右盼着,当看到心念之人时,眉眼弯弯,嘴角早就翘上了天,穿过人群,向他奔去
我一见到你呀,就想笑。木子洋这样想。

假期之间,木子洋和灵超总是形影不离的,这时候的他们可以在人群中十指紧扣,可以在摩天轮顶端肆意的去亲吻

那一天天气很好,花草树木都充满了生的气息,那天的天也蓝的刺眼,灵超就是在这些美好天气里倒在木子洋的怀里

灵超住进了医院里,他透过那一扇小小的窗去看天上的云。
灵超对木子洋说“洋哥,我羡慕天上的云,可以变换成令人心动的模样,可以随着风自由的飘向远方”
木子洋摸了摸灵超的头,望向远方的天空
“你很快就能出院了,到时候千山万水,我带你去”

我亲爱的灵超,我见过那么多云朵,你是最令我心动的那个
只是现在的你,飘向了何处呢。

【卜岳】过敏1

碎碎念 Ⅰ.OOC都是我的,幸福永远是他们的
           Ⅱ.设定重组家庭兄弟
           Ⅲ.洋哥教你做演员
           Ⅳ.我已经走了100步了,你回回头好吗

  -------------正文-------------

01.
我正搁浅在爱情过敏的季节

岳明辉又失眠了
他倚在阳台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
木子洋走上前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烟扔到地上踩灭
“你清醒一点,他不会想看到你这样的!” 
岳明辉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声音颤抖着
“洋子,你不知道我多想亲口告诉他我爱他,可我不能” 
木子洋蹲下轻轻搂过岳明辉,手在背后一下一下轻轻拍着
“我们都是对爱情过敏的人” 

木子洋和岳明辉各自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的岳明辉收到了卜凡的消息
‘哥哥,明天不用走秀,一起吃饭吧’
‘好…你早点休息,明天见’
‘哥哥晚安’
躺在床上的岳明辉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打开了手机备忘录,一条一条翻看着记下的卜凡说的梦话,然后沉沉睡去

那是很多年前,岳明辉刚刚上大学, 在离家不远的N市。而正在上高中的弟弟总是趁着假期偷偷跑来找他,十指紧握穿越人潮拥挤。让本来宅的不行的岳明辉渐渐外向起来,卜凡形容他是‘像活过来一样’

在你之后,我没有拿的出手的痛苦
在你之前,我没有一件像样的心事

卜凡在座位上等待着,有些紧张,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岳明辉了,说起来这次出国,要感谢自己的学长木子洋,若不是学长有意帮助自己,他也得不到出国走秀的机会,更见不到朝思暮想的人。

自从岳明辉到国外读书,卜凡只有外出走秀时才能趁机约他出来,每次卜凡都会准备一束柠檬草,柠檬草淡淡的香气很适合岳明辉
卜凡抱着那束柠檬草做着不必要的整理,内心已经排练了千万次送花的动作,当岳明辉和木子洋牵着手走到他的面前,卜凡脑子嗡嗡作响,他耳边一直回荡着一句话

“凡子,这是我对象,木子洋”

这顿饭吃的意外的很和谐,卜凡说着和木子洋这次走秀的趣事,岳明辉也很配合的笑得开心,只有木子洋有些坐立难安,敷衍的回应着。
岳明辉去了洗手间,本来热闹的氛围突然凝固,气氛有些尴尬。
木子洋拿着餐具在盘子里搅弄着,想着找些什么话题缓解一下,突然卜凡站了起来
“以后,我没有资格再给哥哥送柠檬草了,师兄,对他好点”
木子洋有些生气的皱着眉看他,想说些什么,却如鲠在喉

“师兄,我先走了,一会你和哥哥说吧”
卜凡离开的背影,多了几分沮丧。

岳明辉从洗手间出来,木子洋把柠檬草递给他
“给你的,他说,以后没资格给你送了”
岳明辉接过柠檬草,深呼吸以后,柠檬草的气味冲进鼻腔,有些呛得慌,鼻子一酸,眼眶里充满泪水

夜里睡不着的人
白天多多少少
总有什么要逃避掩饰的吧
白昼解不开的结
夜里慢慢消耗

02.
比海更深的爱,是根本说不出口的。

木子洋现在很愁,愁这休息室里无处安放的鲜花
毕竟在那个房子里,有个见不得花的人。

在机缘巧合下木子洋与岳明辉成为了合租室友
木子洋极少住在这里,只有偶尔走秀结束,会回来放些东西
以至于小半年了,岳明辉还对这位“蓝血大模”不大了解
更巧的是,某次走秀的后台,木子洋看到了被卜凡邀请来的岳明辉。
他可没见过卜凡对谁那么殷情过
木子洋小眼一眯,觉得二人之间并不简单。

又是一场走秀结束,木子洋那天时差没倒过来,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收拾一通后,将桌上的礼物和花一捞全部打包带回了住所,随手扔在了客厅,就回到房间休息去了。
在房间的岳明辉听到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刚打开房门就看到对面合上的门

岳明辉想着木子洋是卜凡的师兄,又自己的室友,打算去做点东西等他醒了就能吃了,毕竟走秀也很辛苦,不知道自家弟弟有没有好好的吃东西,好好照顾自己。

新鲜的花束散发着沁人的香气,弥漫在整个客厅
岳明辉离开房间,客厅的味道令他眉头紧皱
他不喜欢这个味道。

岳明辉觉得很闷,像夏天的拥挤的人群,窒息的感觉涌了上来,他想要去叫木子洋,可他只能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踉跄的走到餐桌旁,哆哆嗦嗦的拿起杯子给自己倒水,手上无力,杯子生生砸在地上,一片狼藉

痒,好痒
岳明辉觉得身体的每一处都在发痒,发狠的摩擦着每一寸皮肤,他不敢放肆的挠,疤痕皮肤很容易留下疤痕,他只好不断的用指腹,用手掌去摩擦,可这瘙痒的感觉迟迟消除不下,岳明辉受不了了,开始轻轻的用指甲擦过皮肤,越来越痒,越来越用力,手臂上,脖子上一道道触目惊心抓痕,有些甚至冒出了点点血珠。空气中的花香愈发浓烈岳明辉觉得喉咙更加干燥,喉咙里也痒的慌,努力想要给喉咙止痒,却引来一阵干呕,口腔充满血腥味。强忍着难受想要起身收拾残局,可脚底一滑,无力的跌坐在玻璃碎片旁,撑着地的手,按到了碎玻璃渣上

“凡子…凡子…我真的好难受啊”

听到声响木子洋迷迷糊糊的从房间出来,看到坐在地上的岳明辉,整个人僵在原地,看到岳明辉艰难的想要从地上支撑起来,赶紧跑了过去,扶起岳明辉往客厅沙发走去,只是越接近客厅,岳明辉就一直想要挣脱木子洋扶着他的手,而木子洋却害怕他再次摔倒更用力的搂着岳明辉

岳明辉艰难的从喉咙里蹦出几个字

“子…子洋…把那…那些花弄走…”

木子洋安置好岳明辉,赶紧扯过一旁打袋子,三两下就把那些鲜花装走,扔到了家门口的垃圾桶。
木子洋手脚有些不自觉的发抖,这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

木子洋安置好岳明辉,赶紧扯过一旁的袋子,三两下就把那些鲜花装了进去,扔到了家门口的垃圾桶。
木子洋手脚有些不自觉的发抖,这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

平复好自己的木子洋准备收拾餐厅的残局,却听到岳明辉口中念念有词,以为在叫他,赶忙走了过去

“老岳,老岳,你是在叫我吗?”
“凡子…凡子…卜凡,你在哪里,我好想你啊…”

岳明辉的眼角,有泪。
木子洋心神领会,拨通了卜凡的电话。

-未完待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写,xxj文笔,希望各位多多提意见,我会努力的写的!

每天都在赞美我的父母爱情
每天都更喜欢ONER
每天都为了大厂CP的绝美爱情掉头

【卜岳】过敏


看到了概念片有点灵感,希望他们出道之日这篇文也可以产出

私设是我的  ooc也是我的
幸福是他们的

o n e r  oner  oner!

可能明早睡醒删吧23333 ​ ​​

一个试水开头,希望大家多给建议鸭,后续也在努力修改

-----------------------------------------------

私设  卜岳重组家庭兄弟
    洋岳假情侣
    灵超对邻家哥哥木子洋暗生情愫
-------------正文-------------

我正搁浅在爱情过敏的季节

岳明辉又失眠了
他倚在阳台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
木子洋走上前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烟扔到地上踩灭
“你清醒一点,他不会想看到你这样的!”
岳明辉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声音颤抖着
“洋子,你不知道我多想亲口告诉他我爱他,可我不能”
木子洋蹲下轻轻搂过岳明辉,手在背后一下一下轻轻拍着
“我们都是对爱情过敏的人”

【长得俊】相思始觉海非深

碎碎念:emmm这是一个很突然就有的开头,比想写过敏之前早那么一点

   《过敏》系列第一篇卜岳的已经写的差不多啦

   这篇会不会继续写不知道。。。但是我的过敏马上要诞生啦~

   大概偶练的cp们是我唯独想要为了他们写东西的了

   这篇的cp的话随缘加吧

 注意!注意!小学生文笔!!!轻喷!!!感谢!

————————分界线——————————

几十年时光飞逝,已经不在年轻的尤长靖坐在椅子上,眼里都是岁月的颜色,他时长清醒不起来,总觉得,这是许多年前的时候。

“等待整个冬天,你没出现,现在依然下着雪;等待整个冬天,我还是想念,有你在我身边......”

尤长靖的手在椅子扶手上轻轻点着节拍,苍老的声音有些沙哑,可是他唱的十分投入,嘴角微微上翘着,却有泪水,划过脸颊。儿子们进门送吃的,却没去打扰他。自从林彦俊走后,他总爱唱这一句。然后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

他在回忆吧

眼神开始迷离,不在灵动的双眼,仿佛看见当年年轻的林彦俊在林超泽的指引下,正在向自己走来...

一步步,他背着光,穿着一身军装。

那日,西城岳少在祥皎班里请客。薄暮时分祥皎班张灯结彩,里外都打点得十分妥贴,祥皎班里都传遍了,这客人可都是北京城里有头脸的人物,得小心伺候着。

 

尤长靖换了身宝蓝色的褂子,挽着林彦俊的手进入席间

一个梗

灵感取自于oner的出道专辑《过敏》的概念片

-这个世界上你有过敏的东西吗?

-有

-什么?

-爱情

-疤痕体质过敏后,总是留下印迹
你是我的过敏源,亦是我难以消除的疤痕

觉得会是烂梗吧

懒得打标签了,大概想写的cp如下,虽然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

卜岳,洋灵,毕侃,异农,瑶墨,长得俊,泊秦淮,辰仁之美,乾坤正道…

以上不逆!

总之大厂的cp们都是我的心头好

草稿打起来!

不想辜负这些美好的少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