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不弥

回笼早觉艺术家,一个写东西的。
❤FLAG FOUR❤

我亲爱的宝贝·CH4

生子设定  半实半虚

ooc都是我的,幸福永远是他们的

今天也是XXJ文笔,很多细节不到位请多包涵~

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啾咪~

——————————————————————————————


亲爱的爸爸们,我记得你在期待

 

朱正廷那晚上做了一个梦,自己身处一片纯白之中,面前站着一个小男孩,只是怎么都看不清他的脸,小男孩看了朱正廷一眼,迈着小短腿,摇摇晃晃的走在前面,好几次要摔倒的时候,朱正廷想要伸手,可是总是隔着一段距离。不知走了多久,走到了纯白尽头,尽头前有一扇门,小男孩在门上轻轻扣了三下,门自动开了,小男孩的声音传了过来,那样的缥缈却又真实

 

“阿爸再见咯” 

 

朱正廷想要跑过去,脚却像生了跟似得,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孩子离开,门轻轻的关上。

蔡徐坤回到房间,看到了捂着脸闷声哭泣的朱正廷,肩膀一颤一颤的,让人心疼的不行。上前揽住爱人的肩膀

“我的贝贝怎么哭了呢,是我昨晚上没表现好吗” 亲了亲怀中人,好声好气的哄着

“又瞎说什么呀”清早开荤的蔡徐坤吃了一记朱正廷的粉拳

 

随后朱正廷的话迎来了一阵沉默

“我梦到那个没出生的孩子了,他带着我走到了一个有门的地方,还和我说啊爸再见…”

蔡徐坤蹭了蹭怀中人,手开始不安分

“蔡徐坤你干嘛!”

“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免得你胡须乱想”

“白日宣淫啊你!!”

“对你我乐意”

 

估计很长一段时间,朱正廷都没有时间去想不开心的事情了。

朱正廷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三点多了,他从来没觉得自己那么困过,蔡徐坤殷勤递来的生滚粥却让朱正廷一阵恶心,二人相视一眼,朱正廷连忙翻出了验孕棒躲到厕所里去,出来的时候欢快的像只小兔子,一下扑到蔡徐坤身上,红着脸和蔡徐坤咬耳朵

“坤坤,我们有宝宝了”

 

二人又在一起腻歪了好久,朱正廷突然拍了一下蔡徐坤的大腿,蔡徐坤有些吃痛,忙问怎么了,朱正廷红着脸

“你今天当着孩子面干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还小,看不到的”

 

那天晚上蔡徐坤在大群里公布了朱正廷有孩子的消息,除了不断的祝福声,还有锐哥私聊叮嘱的怀孕事项,疯狂提醒蔡徐坤雇佣几个得力人手护着朱正廷。

看着又重新恢复了精神的朱正廷,蔡徐坤只觉得他的贝贝还是被上天眷顾的,也一定是没来得及出生的孩子心疼阿爸,把兄弟姐妹,送到身边。

 

王子异觉得这两天的陈立农总有些奇怪。本来新婚夫夫嘛,睡前总喜欢搂在一块腻歪咬耳朵的,可当王子异洗完澡出来后,却发现平时喜欢趴在床头荡着双腿的爱人此时把自己卷到了被子里,缩成小小一团。吹干头发的王子异爬到床上,扯了扯被角。

“宝宝,咱们床上只有一床被子,我好冷哦”

“哎呀,你去再拿一个惹”

见背面没了动静,陈立农转过身去,看到了一脸委屈的王子异,伸出双手揉了揉爱人的脸

“好啦,被子分你一半嘛”

王子异麻溜的钻进被窝里,把陈立农圈在怀里,陈立农转过去,贴着王子异的胸口,听着心跳,睡了过去。

“宝宝,你这样好像怀孕了”王子异见怀中人没有动静了,紧了紧手臂,把怀中人圈的更紧了。

王子异想起了还没结婚前,和陈立农见家长的时候,陈立农特别不安的和王子异回到了山西的家中,一大家子人让陈立农有些手足无措,总是显得拘谨。

当王爸爸拉着陈立农的手说出孩子你辛苦了的时候,陈立农当即鼻子一酸,眼泪怎么都止不住,王妈妈哄了好久才平复了心情。

“农农呀,以后要是子异欺负你,你告诉妈,妈妈绝对不会让你委屈”说完还用眼神警告王子异,一旁王子异笑笑,自己都宝贝的不行,哪里会让他受了委屈。

王奶奶招招手示意陈立农到身边,退下了手腕上的镯子

“这是奶奶当年和你爷爷的定情信物,现在交付给你啦,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第二天牵着还没睡醒的陈立农下楼的时候,王妈妈已经做好了早餐,今天陈立农的脸色比前两天的还要差一些

“农农呀,这两天怎么了,妈妈看你脸色总不太好”

“啊?妈妈我没事啦”陈立农赶紧摆摆手,起身要给王妈妈盛早饭

妈妈看到了连忙阻止

“你别动别等,来,妈看看你是不是病了”说罢,走到陈立农身边给他探探温度

“也没有发烧呀,子异,你这几天是不是过分了”

一旁老实喝粥的王子异露出了经典的疑问表情,表示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王妈妈慈爱的看着两人,给陈立农盛了一碗鱼粥。陈立农皱着眉勉强喝了两口,强忍着一阵恶心,耐不住妈妈还给了夹了一个猪肉大葱馅的包子,掰下一点,猪肉馅的味道立马冲进鼻腔,陈立农忍不住了,冲向了卫生间,把早上吃的那些东西吐了个干净,王子异扶着陈立农出来的时候,陈立农扯了扯妈妈的一角,小小声的说着自己想喝酸梅汤,王妈妈笑的眉眼弯弯,立马就去了。

 

今天天气很好,王子异房间阳台里的喜鹊刚生下了一窝小喜鹊。

陈立农的妊娠反应比王子异想的更加严重,还不到三个月,一点没见胖,反而瘦了不少。王妈妈每天换着花样的给陈立农做好吃的,可陈立农总是不太吃得下,每次都觉得很不好意思。

 

一天王子异早早的就出门了,陈立农下楼的时候就看到在厨房忙碌的王妈妈

“妈妈,别忙啦,我吃不下多少还让你每天这样照顾我…”

“哎哟,农农呀,睡醒啦”王妈妈擦了擦手,来扶着陈立农去到客厅坐着。

“你嫁给子异啦,就是我的小儿子嘛,妈妈照顾你,妈妈乐意的,妈妈站在你这边”妈妈抱着陈立农一下一下顺着头发,陈立农鼻子酸酸的。

嫁给王子异的时候,陈立农其实是有些害怕的,孤身一个人到内地,兄弟们也都有工作不能时常见面,可是王妈妈是真的很喜欢他,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他。

“农农呀,妈妈给你弄了一些酸梅汤,想不想喝呀,但是不许贪嘴啊,不吃饭喝那么多酸的不好”

陈立农心里暖暖的,连带着午饭都多吃了一点。

下午的时候,王子异回来了,一同回来的,还有陈立农的妈妈。

陈立农看到妈妈的时候,像个孩子似的飞奔过去,这可让王子异心吊到了嗓子眼。

这些都是王妈妈安排的,王妈妈看着自家儿媳妇总是吃不下东西这不行呀,想了想,就自作主张的打了电话给陈妈妈,邀请她过来长住。快到的时候,就让王子异去接了回来。

 

三个月后,陈立农的肚子明显了不少,慢慢吃得下东西了,小脸也圆润了起来,两个妈妈开心坏了,陈妈妈和王妈妈每天交流着做饭经验,偶尔在王子异忙的时候陪着陈立农一同出门遛弯,两个妈妈还一起研究起了酸梨的做法,陈立农爱吃,存储也方便。

王子异就和陈立农开玩笑说不如宝宝就叫梨子好了,陈立农想了想也不错。

 

接到林彦俊的电话的时候,王子异陪着陈立农在工作室里设计宝宝们的银牌,听说尤长靖顺产了,高兴坏了,更加要赶制出银牌送给新出生的宝宝们。

一旁做好的杰芙家的宝宝的银牌,上边有着一朵漂亮的芙蓉花,这是小芙特地交代的。

 

吃完晚餐后的秦子墨,特别惆怅的看着桌上的空盘子

“瑶哥,我怎么觉得我总是吃不饱啊”

“我说过我要喂胖你呀”说罢,伸手捏了捏秦子墨的脸,手感良好,光滑圆润,是自己养出来的了!

“哎呀,不是”秦子墨轻轻拍掉那人的手“是真的感觉吃的多”

“是不是吃撑了,我给你揉揉肚子呗?”说完就牵着秦子墨往客厅走,秦子墨舒舒服服的窝在靖佩瑶怀里,靖佩瑶就给秦子墨揉着小肚子。

 

“你看小卿卿都快两岁了,咱们什么时候要一个呀?子墨”

“咱们随缘嘛瑶哥”

 

直到三个月后小腹微凸,秦子墨才真的意识到自己怀孕了,秦子墨特别生气,感觉自己和别人怀孕那会儿非常不一样,别人都会吃不下饭,会想吐,脚浮肿,为什么只有自己只是吃的多呢?

一旁靖佩瑶看着自家的小朋友,笑的一脸宠溺,直夸他体质好。可哪里不像怀孕了呢,这小脾气。

不过秦子墨没惆怅两天又活蹦乱跳的了,拉着左叶要去练习,明明韩沐伯和秦奋都千叮咛万嘱咐了要好好安胎的,左叶弟弟有些为难,生怕秦子墨不小心跳掉了他的小侄子,但是又不敢和怀着孕的秦子墨发脾气,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的左叶一个头两个大。还好靖佩瑶来得及时,拉着秦子墨左哄右哄,说一会去买好吃的,秦子墨才放弃要跳舞的念头,愉快的和靖佩瑶去吃好吃的了。

 

目睹这一幕的左叶发出了经典的笑声。嘿嘿嘿,又发糖了。

 

他们去到了之前给左叶过生日买花的地方,秦子墨也许是憋太久了,撒了欢的走在前面,在后边回复完消息的靖佩瑶上前牵住秦子墨,走到了那家熟悉的花店。

靖佩瑶熟练的挑选好花朵递给服务员,在一旁陪秦子墨看起别的花来

“瑶哥,瑶哥,这个配置不是和上次送左叶的一样吗”秦子墨看着包好的花束有些不解

“你现在知道白玫瑰是什么意思了吗?”

“什么啊....”秦子墨故意避开靖佩瑶的眼神,转身要去看别的,被靖佩瑶轻轻一拽拉到怀里。

你足以与我相配呀,小傻子。

 

秦子墨红着脸,紧紧跟在靖佩瑶的身后,又去到了熟悉的蛋糕店,拿到了早就预定好的蛋糕。

回到家打开蛋糕后,秦子墨不知道怎么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小蛋糕上是两只一大一小的小黑兔。这个蛋糕是靖佩瑶特地亲手做来庆祝秦子墨怀孕的。

“瑶哥你太坏了,你是不是要抛妻弃子,为什么这上面没有你”

“你和我儿子不就踩在我的身上吗,子墨你看,大兔子是你,小兔子是宝宝,我呢就是这个大蛋糕,是你们栖息的地方,对不对”

“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呢,靖佩瑶”

“子墨,我不喜欢你,我是很爱很爱你。”

 

不管我本人多么平庸,我总觉得对你的爱很美。

 

 


评论(9)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