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不弥

回笼早觉艺术家,一个写东西的。
❤FLAG FOUR❤

【岩罗】风铃

不高兴的没头脑走了,不高兴还会高兴吗?

 

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一位姓罗的老先生亲自给我打的电话,他说有个故事想要告诉我。

 

因为罗老先生的身体不太好,我们见面的地方就定在了老先生的家中。

 

第一眼见到老先生时,着实让我狠狠惊艳了一番,很少有到了花甲之年还有这样端正的样貌,岁月似乎也很珍惜他的容颜。

 

只是老先生总是看起来不大高兴。

 

我到时已经接近午饭时间,老先生先不急不徐的请我喝了茶,还亲自给我下厨,午饭很丰盛,有红烧肉、辣子鸡还有拍黄瓜,主食是面条。

 

作为一个南方人,其实我是不太吃得惯这些的,老先生看我没怎么吃,就问我需要吃些三明治吗,早上做的,我点点头,那三明治十分精致,味道也是很好的。

 

“这些,可都是他的拿手菜”老先生的嘴边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仿若春风和煦。

 

我晃了晃神,跟着老先生的回忆回到了那个付出了青春的岁月,我想到了余光中先生的一首诗,用这个来形容他们二人,最相配不过了。

 

只因我的心是高高低低的风铃

叮咛叮咛咛

此起彼落

敲扣着一个人的名字

 

“我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和他一起跳完那支舞”说起董先生的时候,罗老先生的眉眼尽是温柔,连嘴角都是上扬的。

 

 

在公布排名的前一晚上,趁着夜深人静,董岩磊把罗正带到了没有摄影机的小角落里,亮晶晶的眼睛一直盯着罗正。

 

“好了好了,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干什么”罗正被盯着久了,脸不免红了起来,推搡着面前的人。

 

董岩磊一把把人圈进怀里,头深深埋进罗正颈侧,想要把人揉入骨血。罗正也反手抱着董岩磊,一下一下的轻轻拍着后背。

 

“我要是走了,你可不许哭,记住没有。”突然怀中传来不太清楚的声音。

 

罗正怔住了“不是说好不提这个事情的吗”

 

罗正只感觉又一盆凉水从自己的头顶浇下,他一直在逃避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是最亲爱的人,亲口告诉他的。

 

“我是遇到了他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微笑是真的有理由的。”罗老先生轻轻的晃着摇椅,手指在椅背上点着节拍。

 

小组对决的时候,罗正选的歌是《Always Online》,他兴冲冲的跑去找董岩磊问他知道自己为什么选这个歌吗,没头脑的董岩磊想也没想

 

“那不是因为你排名太后选不到别的吗”

 

罗正气不打一处来,转身就要走,却被董岩磊一把带进怀里

 

“别生气嘛,外面太冷了,就在这里呆着吧”

 

选择报复的罗正,把手塞进了董岩磊的衣服里,轻轻掐着董岩磊肚子上的软肉,温热皮肤一下触碰到冰凉不仅让董岩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却依旧死死的抱住怀里的人,罗正抬头问他为什么不推开他,董岩磊一脸义正言辞的说

 

“我媳妇手那么冷,暖暖怎么了”听完罗正笑出来声,二人又打闹到了一起。

 

 

“你帮我去屋里取一件红格子衫来,那是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穿的衣服”

 

我给他取来衣服,那件衣服已经洗的有些褪色了,但不难看出,董先生衣品很好,我还记得罗老先生和我提过,董先生以前是个模特。

 

 

罗正第一次见董岩磊,是第一次等级测评的时候,他穿着红色的格子长衫,顶着一头圆寸,笨拙的唱着情歌。可是眼里总是亮晶晶的。即便被调侃,也只是一笑而过。

 

喜欢上一个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就比如罗正喜欢上董岩磊这件事。就是因为董岩磊总是很爱笑。

 

罗正因为压力每天都很丧,热心市民董岩磊看到了觉得不行,就陪着罗正,开导罗正,当罗正终于摆脱“丧花”这个名号的时候,每天都很开心的没头脑董岩磊要离开了。

 

在董岩磊要离开的时候,罗正说出了他的遗憾。

 

 

 

“我曾经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和他一起跳完那支舞,现在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和他一起走。”

 

罗老先生告诉我,节目结束以后,董岩磊一有空就来找他,就连告白当天,他都以为那只是一场寻常的约会。

 

恰巧那天二人都没有工作,董岩磊照常来到家里给罗正做饭,酒足饭饱后,董岩磊提议去到小区楼下散散步,到了一处僻静地突然说要跳舞,罗正不解

 

“你不是说你遗憾没和我跳最后一支舞嘛,现在补上,我可练习了好久呢”说完,掏出手机放起了音乐。

 

罗老先生说太多的细节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是有一句话,多久都不会忘记的

 

“罗正,跟我在一起以后就不会有遗憾了,我们没头脑和不高兴,天生的一对的”

 

谁说董先生没头脑呢?明明是个非常会说情话,温柔似水的人呢。

 

罗老先生的摇椅不动了,我起身过去轻轻拿起那件格子衫给他盖上,拿起他手边的信封,离开了他的住所。

 

这是老先生一开始就嘱咐我的,嘱咐我一定要回到家了再打开信封,我到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我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封信和一张照片,那张照片里的两个少年,不过是20出头的年纪,是董先生和罗老先生年轻的时候,信上也只有寥寥一句话

 

“这张照片放在双人墓的墓碑上,最好看了。”

 

我想起简媜在《水问》中的一句话,像每一滴酒都回不了最初的葡萄,像我回不到少年。

罗老先生的愿望,一定想回到最初见面的那一年吧。

 

我的心是七层塔檐上悬挂的风铃

叮咛叮咛咛

此起彼落敲叩着一个人的名字

————你的塔上也感到微震吗?

这是寂静的脉搏日夜不停

你听见了吗叮咛叮咛咛?

这恼人的音调禁不胜禁

除非叫所有的风都改道

铃都摘掉塔都推倒

只因我的心是高高低低的风铃

叮咛叮咛咛

此起彼落

敲叩着一个人的名字

——————————————————————————

激情短打!!写了就发!!

XXJ文笔,瞎写一通!!

感谢你来看我!!

欢迎评论么么哒!!

评论(8)

热度(48)

  1. RALXs鹿不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