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不弥

回笼早觉艺术家,一个写东西的。
❤FLAG FOUR❤

【卜岳】过敏2

私设  ①设定重组家庭兄弟
       ②你洋哥和你一同品鉴绝品狗粮
       ③你是我无聊人生中的那点星光
————————正文——————————

03.
山河远阔,人间烟火,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接到木子洋的电话,卜凡风风火火的赶到木子洋租的房子,看到门口被丢弃的花束,卜凡的眉头紧锁

“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你住在这里还是和老岳一起!”
“你这个卜凡凡很一般啊!我不和你说你怎么找的这!”
“不就是没告诉你是和老岳一起吗!”

      ......

卜凡没再去理会木子洋,他走到沙发边蹲下,拨了拨岳明辉额前被汗湿的碎发,起身去了房间,从房间里那出一块薄毯盖在岳明辉身上,再去打了一盆温水来给岳明辉擦拭干湿的额头,这期间和木子洋没说过一句话

“师兄,家里有没有急救箱”

木子洋拿了急救箱给卜凡后,随意的靠在门框上看着卜凡给岳明辉处理伤口。
卜凡小心翼翼的拿着小镊子给岳明辉处理着手掌里的细碎玻璃渣,好似捧着珍宝,额头冒出的豆大汗珠也只是用手背随意的擦掉,夕阳的余晖透过窗子笼罩在两个的身上

木子洋看的晃了神
好像许多年前,他的小朋友初学自行车时,摔破了膝盖,疼的直哭,木子洋拿出糖哄着,仔仔细细的清理伤口,上药。背着小孩,迎着夕阳向家的方向走去。从前的他们心中只有爱,越长大才知道到,爱是这世上最无用的东西。
那个时候只要拿着糖就能哄好的小孩,如今也快成年了吧,不知道离开他的这些日子里是不是还是那么爱吃糖。
只是再好的时光,都已经回不去了
都说心想事成,我我一直想要与你见面,却始终不能再见到你,看来我的心还不够诚恳啊,我的小弟。

深爱是胸口有雷霆万钧
唇齿之间只有云淡风轻

处理好伤口的卜凡轻轻的岳明辉抱了起来,每一步都走的格外仔细,生怕惊醒了怀中之人。把岳明辉安置好,卜凡退出了房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走到客厅稍作休息,木子洋递来一杯水和一件衣服

“换上吧,上个药还那么紧张”
“师兄你不懂,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了,他心里的那道坎,始终过不去”
“我是不懂,不过有件事我懂了,以后那些花可就麻烦你了”
“木子洋我欠你哒!”
“那可不是为了我,是为了老岳”

卜凡脱掉了身上的衣服甩给木子洋,快速换上干净衣服准备回岳明辉房间守着,木子洋突然叫住了他

“凡子,我挺纳闷,你怎么知道的老岳房间在哪”
“他的习惯,喜好,我都知道”

说完卜凡进了房间,瘫在沙发上的木子洋掏出手机打开加密相册,那是一张被偷拍的照片,照片里的少年捧着他的脸蛋,重重落下一吻,像是心房的锁,‘咔嗒‘一声锁上,钥匙扔到崇山峻岭间,再也无法寻回。
我的心就这样与你捆绑在了一起,谁也无法进来,我也无法离开。

卜凡蹑手蹑脚的拿了个小马扎坐在床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岳明辉。
他回忆起第一次岳明辉失控的样子,像是失控的兔子,疯狂的伤害自己寻求解决方法
想想都令卜凡觉得害怕,看着睡的还算安稳的岳明辉,卜凡的困意也涌了上来,避开岳明辉的伤口,手搭在岳明辉的手臂上,倚着床边睡了过去。

04.
你就这样蹦蹦跳跳一路撒着小星星地跑进我心里了

不知睡了多久,窗外的天已经擦黑。岳明辉觉得手臂有些酥麻,想抬却抬不起来,偏过头来看到一个大型挂件枕着自己的手臂,岳明辉翻身侧躺,尽量不动不吵醒熟睡的人,手指轻轻摩挲着卜凡的眉眼,他有多久没有这样仔细看过他了呢,岳明辉轻笑了一声,他显然十分享受这个时候。

突然手腕被人擒住,被压住的手臂一下没有了压迫感,岳明辉感到一股热气靠近脸颊,暖暖的,不由得想让人靠近。

卜凡就这样亲上了岳明辉,岳明辉没有推开,擒着的手腕,慢慢变成了十指相扣。

黑漆漆的房间里,他们肆意亲吻着,四目相对,陷入对方的眼眸。

岳明辉有些贪恋这个吻,卜凡不满足于现状想要更深入的索取
这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老岳,凡子,你俩是不是醒了!我快饿死了!”

卜凡皱着眉头,一脸“我欠你哒”的表情,不情不愿的打开了房门一个角

“一天天55667788的,嚷嚷啥呢,饿了做饭吃呗”
“你洋哥要是会能饿着自己吗!你大方向不对啊小凡凡!”

门外的灯光随着打开的门的一角缝溜进了岳明辉的房间,在卜凡准备粗暴的关门赶人的时候,木子洋清楚的看到了,被光线照的显眼的岳明辉冒红的耳朵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会玩。你大洋哥这样想。

木子洋就安逸坐在沙发上,磕着瓜子,看着电视,惬意极了,勤劳的卜凡为了他岳岳在厨房忙碌着,岳明辉是想帮忙,可卜凡哪里愿意啊

“凡子,哥哥给你打打下手吧”
“哎哟,不用,你赶紧坐着去!小心手,小心手啊!”

            .......

就这样一来二去,岳明辉终于不在厨房里和卜凡挤着了,而是倚着门框,看着卜凡。脸上的笑容就没下来过,岳明辉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发自内心这样笑过了。卜凡回头拿食材时看到岳明辉的笑容,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

我寻了半生的春天,你一笑便是了。

在你大洋哥快饿晕过去的时候,卜凡终于把最后一道菜出锅端上了餐桌。
而饿的不行的木子洋在吃饱喝足后发誓再也不和这俩人一桌子吃饭了,这吃的哪里是饭,这明明吃的是绝品狗粮啊!

因着岳明辉手受伤了不方便,其实呢,说不方便也还是比较方便的,常用的右手还是能用勺子吃饭,可卜凡不答应呀,哥哥受伤了,自己当然得好好的照顾,于是乎,卜凡就和岳明辉用着一副碗筷,草草的给自己塞了口菜后,卜凡又仔仔细细的给老岳舀上那么一口,轻轻吹两下才送入岳明辉口中。最可气的是什么,饭桌上有道菜堪称木子洋的天敌——螃蟹。从前岳明辉手没有受伤时,卜凡总是把蟹肉一点一点剥好放进岳明辉碗中,再给木子洋敷衍了事,最后自己再慢慢嘬蟹黄,如今岳明辉受了伤,木子洋就像被打入冷宫的后妃,独自和螃蟹作斗争。

吃饱喝足的三人一起在客厅看着电影,好似下午的事情没有发生过,热热闹闹的讨论着影片内容,卜凡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岳明辉分享同一瓶饮料,木子洋还是和往常一样和卜凡突然rap,岳明辉还是依旧和两个人讲道理。

那个时候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样安逸美好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

今天也是xxj文笔呢
谢谢你那么好看还来看我~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