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不弥

回笼早觉艺术家,一个写东西的。
❤FLAG FOUR❤

【卜岳】过敏1

碎碎念 Ⅰ.OOC都是我的,幸福永远是他们的
           Ⅱ.设定重组家庭兄弟
           Ⅲ.洋哥教你做演员
           Ⅳ.我已经走了100步了,你回回头好吗

  -------------正文-------------

01.
我正搁浅在爱情过敏的季节

岳明辉又失眠了
他倚在阳台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
木子洋走上前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烟扔到地上踩灭
“你清醒一点,他不会想看到你这样的!” 
岳明辉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声音颤抖着
“洋子,你不知道我多想亲口告诉他我爱他,可我不能” 
木子洋蹲下轻轻搂过岳明辉,手在背后一下一下轻轻拍着
“我们都是对爱情过敏的人” 

木子洋和岳明辉各自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的岳明辉收到了卜凡的消息
‘哥哥,明天不用走秀,一起吃饭吧’
‘好…你早点休息,明天见’
‘哥哥晚安’
躺在床上的岳明辉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打开了手机备忘录,一条一条翻看着记下的卜凡说的梦话,然后沉沉睡去

那是很多年前,岳明辉刚刚上大学, 在离家不远的N市。而正在上高中的弟弟总是趁着假期偷偷跑来找他,十指紧握穿越人潮拥挤。让本来宅的不行的岳明辉渐渐外向起来,卜凡形容他是‘像活过来一样’

在你之后,我没有拿的出手的痛苦
在你之前,我没有一件像样的心事

卜凡在座位上等待着,有些紧张,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岳明辉了,说起来这次出国,要感谢自己的学长木子洋,若不是学长有意帮助自己,他也得不到出国走秀的机会,更见不到朝思暮想的人。

自从岳明辉到国外读书,卜凡只有外出走秀时才能趁机约他出来,每次卜凡都会准备一束柠檬草,柠檬草淡淡的香气很适合岳明辉
卜凡抱着那束柠檬草做着不必要的整理,内心已经排练了千万次送花的动作,当岳明辉和木子洋牵着手走到他的面前,卜凡脑子嗡嗡作响,他耳边一直回荡着一句话

“凡子,这是我对象,木子洋”

这顿饭吃的意外的很和谐,卜凡说着和木子洋这次走秀的趣事,岳明辉也很配合的笑得开心,只有木子洋有些坐立难安,敷衍的回应着。
岳明辉去了洗手间,本来热闹的氛围突然凝固,气氛有些尴尬。
木子洋拿着餐具在盘子里搅弄着,想着找些什么话题缓解一下,突然卜凡站了起来
“以后,我没有资格再给哥哥送柠檬草了,师兄,对他好点”
木子洋有些生气的皱着眉看他,想说些什么,却如鲠在喉

“师兄,我先走了,一会你和哥哥说吧”
卜凡离开的背影,多了几分沮丧。

岳明辉从洗手间出来,木子洋把柠檬草递给他
“给你的,他说,以后没资格给你送了”
岳明辉接过柠檬草,深呼吸以后,柠檬草的气味冲进鼻腔,有些呛得慌,鼻子一酸,眼眶里充满泪水

夜里睡不着的人
白天多多少少
总有什么要逃避掩饰的吧
白昼解不开的结
夜里慢慢消耗

02.
比海更深的爱,是根本说不出口的。

木子洋现在很愁,愁这休息室里无处安放的鲜花
毕竟在那个房子里,有个见不得花的人。

在机缘巧合下木子洋与岳明辉成为了合租室友
木子洋极少住在这里,只有偶尔走秀结束,会回来放些东西
以至于小半年了,岳明辉还对这位“蓝血大模”不大了解
更巧的是,某次走秀的后台,木子洋看到了被卜凡邀请来的岳明辉。
他可没见过卜凡对谁那么殷情过
木子洋小眼一眯,觉得二人之间并不简单。

又是一场走秀结束,木子洋那天时差没倒过来,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收拾一通后,将桌上的礼物和花一捞全部打包带回了住所,随手扔在了客厅,就回到房间休息去了。
在房间的岳明辉听到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刚打开房门就看到对面合上的门

岳明辉想着木子洋是卜凡的师兄,又自己的室友,打算去做点东西等他醒了就能吃了,毕竟走秀也很辛苦,不知道自家弟弟有没有好好的吃东西,好好照顾自己。

新鲜的花束散发着沁人的香气,弥漫在整个客厅
岳明辉离开房间,客厅的味道令他眉头紧皱
他不喜欢这个味道。

岳明辉觉得很闷,像夏天的拥挤的人群,窒息的感觉涌了上来,他想要去叫木子洋,可他只能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踉跄的走到餐桌旁,哆哆嗦嗦的拿起杯子给自己倒水,手上无力,杯子生生砸在地上,一片狼藉

痒,好痒
岳明辉觉得身体的每一处都在发痒,发狠的摩擦着每一寸皮肤,他不敢放肆的挠,疤痕皮肤很容易留下疤痕,他只好不断的用指腹,用手掌去摩擦,可这瘙痒的感觉迟迟消除不下,岳明辉受不了了,开始轻轻的用指甲擦过皮肤,越来越痒,越来越用力,手臂上,脖子上一道道触目惊心抓痕,有些甚至冒出了点点血珠。空气中的花香愈发浓烈岳明辉觉得喉咙更加干燥,喉咙里也痒的慌,努力想要给喉咙止痒,却引来一阵干呕,口腔充满血腥味。强忍着难受想要起身收拾残局,可脚底一滑,无力的跌坐在玻璃碎片旁,撑着地的手,按到了碎玻璃渣上

“凡子…凡子…我真的好难受啊”

听到声响木子洋迷迷糊糊的从房间出来,看到坐在地上的岳明辉,整个人僵在原地,看到岳明辉艰难的想要从地上支撑起来,赶紧跑了过去,扶起岳明辉往客厅沙发走去,只是越接近客厅,岳明辉就一直想要挣脱木子洋扶着他的手,而木子洋却害怕他再次摔倒更用力的搂着岳明辉

岳明辉艰难的从喉咙里蹦出几个字

“子…子洋…把那…那些花弄走…”

木子洋安置好岳明辉,赶紧扯过一旁打袋子,三两下就把那些鲜花装走,扔到了家门口的垃圾桶。
木子洋手脚有些不自觉的发抖,这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

木子洋安置好岳明辉,赶紧扯过一旁的袋子,三两下就把那些鲜花装了进去,扔到了家门口的垃圾桶。
木子洋手脚有些不自觉的发抖,这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

平复好自己的木子洋准备收拾餐厅的残局,却听到岳明辉口中念念有词,以为在叫他,赶忙走了过去

“老岳,老岳,你是在叫我吗?”
“凡子…凡子…卜凡,你在哪里,我好想你啊…”

岳明辉的眼角,有泪。
木子洋心神领会,拨通了卜凡的电话。

-未完待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写,xxj文笔,希望各位多多提意见,我会努力的写的!

每天都在赞美我的父母爱情
每天都更喜欢ONER
每天都为了大厂CP的绝美爱情掉头

评论(2)

热度(25)